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D-Y之家

展示自我 释放心灵 珍惜拥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江湖滴水(卞润华)  

2017-02-04 17:00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奶奶那时候看起来又老又小。八十了,皱纹张扬在脸上,牙齿每晚都被完整拿出,放在水池边冲洗。她个子齐到我胸口,脚不长过我的手掌,虽说解放后成了新妇女扔掉了裹脚布,可毕竟少女时代的印迹难以摆脱。那天坐在她面前时,朝气蓬勃昂首挺胸,而她照旧笑眯眯地看着我,节制里透着热情地说,大孙砸,你来啦!

来探望她,她正在电视机前散步,用竹子不时敲打疼痛的肌肉,散发着老年人特有的沉重的清闲。一直觉得她过着无聊的的日子,每天就是散步晒太阳看电视,知道这是很傲慢的偏见,我老了之后也许相差无几,可每次见到还是忍不住想帮她增添点生活的色调。

“奶奶,我带你去上海吧!”电视上正好播放着上海的宣传片,大厦们不甘寂寞地比高,从七八岁时第一次从小城进上海城,沿路惊异的眼神中就映出了“大上海”的繁华印象,相比之下,奶奶过着小家家的日子,活跃在方圆二十米的小区里,最远到过一碗汤外的我家。

“上海可好玩啦,什么好吃的都有,我带你去吧!”我试图眉飞色舞地形容,“唉,有什么好玩的,我就在家,哪都不去。”她不假思索言之凿凿。干嘛不去呢,你陪我去,带你玩。然而她没有重弹勤俭节约、不想麻烦之类的老调,却坚定地说:我八岁就去上海了,看到了八国人。

她语气有一丝罕见地豪迈,我有些讶异,可依然不以为然,那时候的上海和现在哪里能比,早就面目全非……我还在试图坚持,可她忽然进入了一种深沉的投入之中,追忆起这段故事来,她说得随性而混乱,饱满的热情却不经意地散发出来,语速加快时间恍惚,我居然有些应接不暇,如同休眠火山边的小镇居民多年后再次目睹山口的浓烟。

大概是这样一个故事:八十岁的奶奶说,她八岁时乘她爹划的小木船去上海,穿着小红袄,遇到食人鱼,见了八国人,牵着解放军大哥的手登上和平饭店顶楼一览天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江湖滴水(卞润华) - andazhou - AD-Y之家

简单的对话于是牵引出一段平淡的传奇。奶奶讲得很高兴,那晚罕见地睡不着,据说眨巴着泛红的眼睛好久不愿合眼。至于我,听得出奇认真,有难以描述的奇妙感觉,我总喜欢得意忘言,可现在不愿让这奇妙就此逝去,就试着说说看。

奶奶的讲述里有某种洋溢与羞涩的自豪,老人家讲自己小女孩时的憧憬,讲她爹如何划着小船往来上海和老家做小生意,讲她怎么在码头望穿河的尽头,期盼着她爹的归来以及远方魅惑的幻影,语气急促浓烈,和平日悠长的口吻判若两人,有类于纯粹的热情。纯粹,是因为这里实在没什么卖弄,充实而清澈见底,没有丰功伟绩,只有小河悠悠。

毕竟年代久远,她讲得七零八落,毫无章法,有夸张有矛盾,比如她说河里有食人鱼,我就难以理解,家边的小河又不是亚马逊,怎么会有食人鱼呢?问她吧,只是不断说有,那我只好如同侦探一样去寻找这些矛盾之后的纹路,思前想后觉得很可能是她爹编出来骗她的,为了让小女孩安心呆在家,而奶奶显然当真了,或者她曾知道这是假的,老了之后又当真了,谁知道呢,谁说又必须有唯一的答案呢?细节纷乱,需要权衡、编排、诠释,听到最后,作为听众的我倒像个导演,无法被动地听,而是主动地,克制不住地参与,没有明确的目的,只有全情的投入。

最后是一种微妙的恍惚感,看亲近的人以反常的状态讲述久远的故事,有熟悉的陌生感,那时我第一次细致地看奶奶的脸,如果你也曾尝试盯着一张熟悉的脸看,看得如此用力以至于看到了脸上的纹路与流动的眼神,颤动着的活人的气息,在那最亲密的时刻对方反而显得陌生了,但这已是一种全新的陌生,远不是日常中那令人不安的陌生,而是最亲切的从心底生发的最彻底最原初的陌生。她在那里噼里啪啦地说着,我临近而又遥远地看着她,游离在熟悉与陌生之间,没有恐惧触发的防御,只有若隐若现的牵连。

这种体会,被热情感染,自然而然地参与,熟悉的陌生,融合在一起,该如何形容呢?比如像小时候玩游戏,或者沉醉在某种音乐里,沉了下去,却安心地根本不想挣扎着浮起来。我看着她听她说话,又没完全在听她说话,亲近着她,却并不需要拥抱来占有这份亲近,也许最合适的描述还是那句: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

当一种习惯了的,用拥抱、问候、给予、索取来表达亲密的方式被超越,我们从这种直接接触的渴望中跳脱出来,去见证一个互相成全漫无边际的江湖的出现。离开满是控制的小屋,走入广阔的世界,那感觉不像是出走反而像回归,迷途的人回到最初诞生的地方,奶奶的讲述激发起我的回忆、憧憬与想象,勾连了我对过去、现在、未来的感知,由此步入江湖,在这里,我们不必相拥来表达亲密,而是各自自在地遨游,似乎忘记彼此,却早已不可分离。

这寻常谈话里出现的汪洋一直萦绕着,我开始试着泼洒汪洋的水,给相逢的朋友们,旧识抑或萍水,经不住恳求而开始叙述那些祖辈的往事,情节也许并不那么跌宕,可那故事里却潜藏着年轮的重量,在少年们清新的视野中变得轻盈。我好奇着他们如何讲述,带着怎样的心绪,看似漫不经心地一瞥,却能透露出堆叠在古旧深处的私密。

人在默忆自身和历史那隐秘的关联时往往会变美,那时我们悬置狭小的自身视角,试着诠释更丰富的过往,每一次讲述都是现在与过去的交织,是被困在此生此世的魂灵接收前世信号的尝试,轮回之感正是在沉浸于这样的讲述中才会艰难地浮现出来,沉浸是年华自有的风韵,也是江湖临现的记号。看着周围充满着述说老时光的人,仿佛看到他们成群地步入江湖,面无忧戚,彼此相忘,仅以充盈的流水相亲,在辽阔之中自在而游,云朵在天边舒展。

几年后,依然是云朵舒展的午后,我去花园探望她,她在照片里笑容灿烂。我突然有些孩子气,瘫坐在芬芳的阳光里,有剔透的一滴水划过脸颊,万千世相折射其中,往事如水面的烟云,临近的远方似有涌动的汪洋大海,和那鸿蒙之初的海潮音。

江湖滴水(卞润华) - andazhou - AD-Y之家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